关于主动权益类玩成指数基金相关消息一览

  “买股不如买基金”这类理念在近年A股结构性的牛市中愈加深入人心。随着首位千亿级公募基金经理诞生,“全民买基”已成热潮。

关于主动权益类玩成指数基金相关消息一览

  数据显示,2020全年,共有包括易方达、汇添富、富国、华夏、广发在内的5家基金公司旗下产品盈利超过千亿元。

  事实上,在2020年纳入统计的143家基金公司中,除渤海汇金资管和兴华基金这两家公司未实现盈利外,其余141家基金公司均实现盈利。其中更是有41家公募基金旗下产品盈利在百亿规模以上。

  在众多基金产品赚得盆满钵满同时,有业内人士发出质疑,“基金抱团”现象在进入2021年初以来更为严重,很多股票基金成份股和被动指数型基金成份股非常相似,当股票基金做成指数型基金时,与其大费周折地去购买明星基金经理旗下产品,还不如去单纯追指数,或者购置指数基金。

  格雷资产指出,从事实的结果上来看,是指数基金抄股票型基金的“作业”,还是股票型基金抄袭指数基金,其实并不一定。

  成份股趋同

  从成份股来看,被动指数型基金和主动股票基金持股类型在趋同,这点从前十大重仓股中即可看出。

  Choice终端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被动指数型基金前十大重仓股分别为招商银行(600036.SH)、恒瑞医药(600276.SH)、中国平安(601318)(601318.SH)、兴业银行(601166.SH)、贵州茅台(600519.SH)、五粮液(000858)(000858.SZ)、美的集团(000333.SZ)、中国中免(601888.SH)、伊利股份(600887.SH)、格力电器(000651.SZ)。

  数据显示,除伊利股份外,被动指数型基金前十大重仓股均悉数出现在普通股票型基金前20大重仓股行列。

  此外,偏股混合型基金重仓持有的股票——贵州茅台(600519)、五粮液、腾讯控股、中国中免、泸州老窖(000568.SZ)、美的集团、中国平安、隆基股份(601012.SH),同样也是被动指数型基金所重仓的股票。

  这表明,主动股票型基金和被动指数型基金成份股大体是趋同的。

  从公募重仓行业板块的变动来看,公募“喝酒”热情持续高涨,2020年四季度多只以白酒股为首的消费类龙头个股获得增持。

  而以中证100、沪深300为代表的指数,同样在重仓白酒板块。以中证100为例,贵州茅台、五粮液分别是其第一大与第四大重仓股票。

  此外,医药生物、电子、电气设备和传媒这四大行业也是基金2020年四季度末的重仓板块。

  同样可以在几大指数重仓股中看到上述行业股票身影。比如招商银行、兴业银行,分别是中证100第三和第七大重仓股票;而中芯国际、澜起科技(所属电子板块),分别是沪深300前两大重仓股票;而恒瑞医药则是沪深300指数第六大重仓股。

  此外,从数据上看,2020年四季度看好新能源赛道的投资者不论选择主动型管理基金还是直接购买ETF基金都能获得超额收益,但收益差别并不大。

  具体到每一位基金经理,“一拖多”已成常态。换句话说,对于同一位基金经理来说,其管理的同类产品配置大体一致。

  比如农银汇理旗下4只基金产品,农银研究精选混合、农银新能源主题、农银汇理海棠三年定开混合和农银工业4.0混合的前十大重仓股非常类似。

  再以华安基金经理饶晓鹏为例。截至2020年四季度末,该基金经理旗下管理的两只基金——华安升级混合、华安行业轮动混合前十大重仓股名称一模一样,分别为招商银行、中国中免、美的集团、中国平安、分众传媒、海康威视、五粮液、平安银行、欧派家居、宁波银行,且前三大重仓的排序也相同。

  当投资成为互相“抄作业”或者复制粘贴般的简易操作时,主动权益基金和它们所在的公募基金公司凭什么继续豪赚?

  究竟是谁抄谁

  从结果来看,大多是股票型基金净值增长率还是跑赢了指数增长率。

  数据显示,2020全年上证指数上涨13.87%,沪深300指数上涨27.21%。

  而Choice数据显示,共有359只普通股票型基金区间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要高于28%,占全部股票型基金的比例为62.11%;而共有917只偏股混合型基金区间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高于28%,占全部偏股混合型基金的比例为52.67%。

  一位公募基金经理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你如果没有指数基金做得好,投资者为什么不买指数基金;你如果没有被动指数基金做得好,投资者为什么不买被动指数基金,凭什么给你1.5个点的管理费?交易费用还有人承担。作为公募的基金经理,对市场的敬畏心、对投资者的责任心是最重要的,要尊重投资者的认可,不能乱做。”

  格雷资产相关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从事实结果来看,其实谁抄谁的作业并不好判定。

  因为主动型资金买的都是各个行业的龙头企业,那么龙头企业随着业绩的增长,估值抬升,市值自然是水涨船高,所以就造成市值越来越大,自然就进入了指数成份股里面,然后相应的指数基金就会去配置,所以是这样的过程,这里面互相谁抄谁的作业并不好确定。

  从具体个股来看,两者变化也并不统一。

  以万科A(000002.SZ)为例,公募基金对该股的减持速度很明显要快于沪深300.2020年初,万科A为公募基金第六大重仓股票,为沪深300第11大重仓股票;2020年中,万科A为公募基金第13大重仓股票、为沪深300第12大重仓股票;2020年终,万科A已经不在公募基金前20大重仓股票行列,而此时万科A已降至沪深300第17大重仓股票。

  换句话说,公募基金减持或增持个股的速度,有时要快于指数。

  鹏扬基金数量投资部相关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主动型股票基金和被动指数基金重仓股差不多其实是一个巧合。被动指数基金的重仓股基本都是大市值的一线蓝筹股。在疫情挑战下,头部上市公司抗风险能力更强,确定性更高,优势反而更明显,这也是为什么主动基金经理也会选到指数基金的重仓股。另一方面,在海外流动性持续宽松的背景下,外资对优质核心资产是很渴求的,国内基金经理也会看到这一点,因此大家也都聚焦到核心资产上。

  格雷资产认为,主动型股票基金重仓股和指数基金成份股基本相似,这个现象是短期的,从长期的角度来看,并不会持续,可能还会有所分化。

  鹏扬基金数量投资部相关人士表示,在后续选股时更应当聚焦核心资产差异化,而非盲目地追求冷门股。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中国基金网

本文链接地址: 关于主动权益类玩成指数基金相关消息一览

本文网络地址: http://www.wanghongbao.cn/jjdt/37078.html